登录
申请
登录
注册
中文版
English

个体发明者你的位置在哪里

时间:2010-09-09 17:49来源:北京发明协会 作者:admin 点击:
  编者按:由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总工程师武夷山先生撰写的《给个体发明者多些关爱》一文(见2003年6月1日本版)在“专家建议”栏目刊出后,引起了一些读者的关注,也引发了我们的思考:对于“个体发明者”这样一支相对来说尚属弱小的队伍,究竟应该怎么看,怎么对待?今天发表的这篇文章对此作出了初步回答。欢迎读者朋友来信讨论。
    “没想到我写的这篇小文章反响会那么热烈!”近日见到武夷山先生,他欣喜地告诉记者,《给个体发明者多些关爱》见报后,一些个体发明者给他寄来了自己的发明成果资料,还有杂志邀请他就此话题撰写文章再深入地谈一谈……看来,文章揭示的问题客观存在,还真是要“给个体发明者多些关爱”。
    个体发明者的苦衷
    安徽省蚌埠市一位姓李的读者在读罢《给个体发明者多些关爱》感触颇深,他给编辑部写来了一封13页长信,讲述了他从事个体发明的酸甜苦辣。信中提道:当地基层专利事务所出于某种原因,并不执行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对个体发明者专利申请费的减缓免政策,以致他没有足够的资金再申报发明,而已申请下来的专利又未能及时推广出去转化为商品,使他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在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这位李先生谈到这样一个情况:“我们本地的专利申请,必须通过专利事务所。”他也曾尝试过在当地成立发明爱好者协会或联谊会,但由于种种原因几乎都是无果而终。除此之外,个体发明者还面临着许多其他困难:我国目前对于非职务发明者仍没有明文的鼓励政策,也不像国外发达国家有为鼓励个体发明者设立的基金和《发明家手册》等类似指南;甚至没有高效的方式让个体发明者展示自己的成果。
带着困惑,记者走访了几位专家。
    专利本身也要符合市场化的运作
    个体发明者相对来说是一支“弱小”的队伍,社会应该给予关注和帮助,而不是任其“自生自灭”。武夷山先生在跟记者谈到个体发明者的难处时说,我国有发明家协会,它当然有责任保护社团成员的利益,遗憾的是它的“门槛”太高。而各地的发明爱好者协会原本就不多,近年来民政部对社团管理更严格了,联谊会这类组织难有大的作为,关键要看组织中有没有有能力的、活跃的成员。我国缺少民间团体活动的土壤,资金只是一个次要方面。只要有一个能办实事的组织,很多人就愿意掏钱,但是这样的组织目前在我国很少。
    他还提到,知识产权意识的淡薄是阻碍个体发明者将发明成果产业化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一点发达国家比我们强很多。比如在日本,付“咨询费”是很平常的事。
    就有关专利的政策法规事宜,记者采访了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秘书长袁德先生,他是这样解释的:专利的审查由专利局审查员进行,审理过程严格按照法律运作。专利法既是实体法又是程序法,给予申请人充分的权利。专利代理机构收取代理费完全符合国家规定,而具体的数额则由市场决定。专利代理费是一种中介服务费,收取费用合理合法。国家收取的专利申请费有非职务发明的减缓措施,减缓率高达85%,这在世界上都是很低的。
    袁德先生的看法与武夷山先生有些不同。他认为:申请专利是一个市场行为,是把纯技术权利化、资产化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产生无形资产,缴纳费用相当于前期的投资,有些申请人不大了解这一层的意义。官费减缓,代理费不减缓。但国内个人申请专利,专利法并没有规定必须通过代理机构,个人如有能力完全可以自己起草文件,到专利局申请。专利本身具有一个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要符合市场化的运作。发明人要考虑自己的发明是否符合市场需要,但我们现在确实尚未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
应从更理性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中国发明家协会的一位负责人得知记者要就个体发明者这个话题对他进行采访时,很干脆地回绝了。不过,他建议记者去找科技部。但据记者了解,科技部主管的是列入国家计划的发明,个体发明者的成果不属这一范畴。而这位负责人本身也是一位发明家,很多发明获得过国际国内奖项,但因找不到合作伙伴而没有得到回报,这也是许多科学家都曾遇到的问题。难怪他自嘲是“科技界的贫困户”。
曾获理学(科学史)和哲学(科技哲学)两个博士学位、现正在北京大学哲学系做博士后工作的田松对民间科学爱好者颇有研究,他刚在《自然辩证法研究》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民间科学爱好者的文章。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他表露了这样一个看法:不应只从经济价值角度分析个体发明者问题。对个体发明者的态度,应取决于他们搞发明的目的和心态。大多数人是想将发明成果转化成经济效益,这样很好,但我们给他们一些关爱是否就能达到这个目的?专利能否转化为商品是由市场决定的,若市场回报率很低,那绝无可能推广出去。
    他特别提醒道:传媒不仅仅是传播信息,它对民间技术爱好者的生成也起到了刺激作用。媒体的声音多数是“爱科学是好的”,“要保护他们的积极性”,反面声音很少。在这种很强的精神鼓励下,民间发明家们很可能会形成“敝帚自珍”的偏执心理,如果是这样,那这种“理解性”、“礼貌性”的鼓励就未必是好事了。应从更冷静、更理性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田松说,“民间发明者”通常隐含着受教育程度不是很高,或地处较偏远的意味,是非正统的、非正常的循环,视野相对狭窄。应让他们多了解一些专业的、关于行业整体的、整个社会机制运转的信息,提醒他们冷静、全面地认识社会,了解自己的发明在整个行业的序列中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地位,以及想取得成就究竟有哪些正常途径可走。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8)
88.9%
踩一下
(1)
11.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